百里琴泽

相遇便是缘分(有名:街上碰上一个一见钟情的人,然后还发现那人未来是自己“媳妇”)

作者抽风,就这样随意的看吧 ̄  ̄)σ
人物严重崩坏
文笔小学没毕业人士
人物少年时期

那年,我遇见了终生难忘之人……

灯会
“孔明表哥,快点走啊!”
“哎~知道了,而且你给我慢点,摔着了我可不管你。”诸葛亮叹息,为什么要我带她出来,让我在家看会书不行嘛?(怕是看书入迷了……天才的世界我们不要懂……)
走了,一会儿,便听见“啊!好疼啊……”

诸葛亮表示:不带这么灵的吧……

原来是那人只顾快跑,没有留意前面又来的人,被撞的人是一白衣少年,头戴斗笠,后一长发少年跑到白衣少年身边“士元没事吧?没摔着哪吧?”“我没事,倒是那位姑娘……”少年起身,伸出手去拉了一把少女“姑娘,你没事吧!”少女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不悦道“本小姐没事,倒是下次走路看着路点……”
听完这话,长发少年直接怒了“这话是对你自己说的吧!”“哼……”白衣少年看长发少年似乎又要说什么,立马拦住了他,很礼貌的把头上斗笠摘下,可那人不摘还没什么事,一摘简直惊艳,那人那张脸宛若天人“姑娘说的对,在下会注意的……”长发少年疑惑“可是……”“明府你闭嘴”那姑娘态度直接360°大转变,“公子……”
这时诸葛亮赶来(怕不是来看热闹的    诸葛亮:不,我只是不想那没脑子的家伙把事情搞大了,如果不是因为是自家亲戚,我倒挺想看热闹的)
诸葛亮见此情况,先到对方面前道歉“抱歉,舍妹多有冒犯,还请见谅”“表哥,可是……”“你闭嘴,都叫你慢点了,死活不听”“哼……”
长发少年撇头轻呵,“你要道歉的话,就对我旁边那位道歉,反正撞到的不是我”
这时,诸葛亮将目光转向少年一旁的人,那人微笑着,那笑容宛若春风拂面,冬日暖阳……

那人,长得好美……
好像曾经在哪见过……

那人突然伸手向我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人家看了许久“抱歉,姑娘,在下失礼了”
“哈?那个……那个我是男的……”
“抱歉……”(脸红ing)
……
(就到他们在聊天吧,编不下去了)

旁边吃瓜群众
明府:你哥眼神是不是不好啊(毕竟你都认出是男的了,虽然,他长得真心像女的……)
少女:可能,他可是诸葛亮啊!毕竟书看的太多了
明府:诸葛亮……what!!!!你哥叫什么??
少女:诸葛亮啊,怎么了
明府:一脸黑线
一把拽着少年就走了
少年表示:哎!什么情况??明府你要带我去哪啊!
“明府,你只是干嘛”“我家和他家是‘世交’……”“呃……我家和你家也是世交也没见你如此啊”“不一样……”“呃……”

我转头,对表妹说“这什么情况”“我不过只是说了你的名字而已”“仅仅如此”“嗯嗯……”
“表哥,我们先回去吧”
“好”
“帮我把这事瞒一下”
“呵,这事还用瞒吗?放心没人会提的”

我向着他们走的那个方向看,应该会再见面吧……

然后,这事才过去2个月,我就再次遇见了他……
父母把我送到水镜门下,拜他为师
然后就碰见了那个长发少年
水镜:孔明,这是你师兄周瑜
“师兄好……”“师弟好……”周瑜一脸黑线,这小子别把那天的事捅出来啊……
在下表示:他就是那个千年老二周瑜啊,我怎么觉得他有点怕我呢?错觉吧,算了,既然他在这,那他也一定在这
水镜:公瑾啊,带孔明去你院里吧
“师父,你不会打算让他和我住一个院吧”
“聪明”
“师父……(இωஇ )”
“公瑾啊,不用这么激动,看你都感动哭了,你不会不想带你这个师弟吧,不是还有士元吗”
师父,你脑子呢?你哪看出我感动了……
“先生,士元是谁?”
“孔明放心,你师兄而已,比你大两岁,庞氏子弟,庞统,号凤雏,你的我也想好了,你就号卧龙吧”
“庞统,好耳熟的名字……”
“耳熟,看来以后你们师兄弟可以好好相处了,公瑾,还不快快带你师弟先去休息”
“是……”

一路上气氛很尴尬……

到了院里,他推开门,说“以后你就和我,和士元住这了”
这时,“公瑾师兄,有人找你”
“知道了”
有转过头对我说“别乱跑,迷路了我可不负责,这个院可是很少有人出入的……”
我随意的掀开一本书看看“知道了,不会让您担心的,千年老二”
“切”

翻了会书,实在无聊
我推开窗向外眺望,“对了,水镜不是说还有一个师兄吗?算了,谁听那个千年老二的话,玩会去”


等绕完一圈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我住的那个院居然有小路,便去看了看,然后发现路的尽头是一棵桃树,落英缤纷,树上挂满了红线,我站在树下,感觉好像在哪见过
突然,抬头看见一人在树上,我怎么叫那人,那人都不应,可能睡着了吧,突然,那人似从树上掉落,我伸开手臂接住了那人,接住后发现那人竟是那日的少年,果然又见面了呢,少年的睡颜很安静,很祥和……
(百里:那个亮亮,你脸红了      诸葛亮:哎!要你管)
(百里:害羞了,不知道好像喊一句痴汉啊    诸葛亮:说吧,选个怎么个死法……     百里:亮哥,冷静……)
把他放下的时候,发现他腰间挂着一个玉佩,上面刻着一个凤,我觉得眼熟,想起自己腰间好像也有一个玉佩,发现自己的上面刻着一个龙,想起母亲说过这是儿时与一户人家的,订婚信物,那家那个孩子好像是叫庞统,字士元,他号凤雏,我号卧龙,皆为水镜所赐的,之前还打算让母亲把这门婚事退了,看来,不需要了


看来一切都是缘分
唯独属于我的那只小凤凰




在下文笔也就这样了
实在抱歉,这对真的萌的无法用语言形容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不过有必要吐槽一下,亮亮小小年纪就会追媳妇,长大后岂不……( ̄▽ ̄)~*


一个一时脑抽的孩子的产物……
(歌剧内容来自百度,好像属于侵权吧……真的只是觉得这个梗很带感啊(っ╥╯﹏╰╥c))